800小说网 > 夺嫡 > 第700章 岳父下江南!

第700章 岳父下江南!

推荐阅读:鬼帝狂妻:纨绔大小姐抗日之特战兵王偷香银狐盛唐风华福晋有喜:爷,求不约大明1617抗日之将胆传奇最强特种兵之龙刺带着仓库到大明

一秒记住【800小说网 www.800xs.net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江南的危机落下了帷幕,这样的结果让很多人失望,一方面,那些希望江南完蛋的或者陷入巨大危机的人,他们对此失望透顶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那些希望陆铮凭此机会再进一步,甚至顺利将江南完全掌控在手中的人对此有些失望,经历了一场大危机之后,江南还是江南,陆铮还是陆铮,一如以前一样,江南的社会十分的安定,百姓的生活无比的安康,似乎之前掀起的两场大战根本就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人看到了此次陆铮的不同寻常之处,要知道这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庸碌之辈,他们的失望恰恰是陆铮很成功的地方,比如,一直在京城归隐寺隐居的道尽和尚最近离开了京城,带着徒弟二木南下江南,归隐于金陵栖霞寺。

    聂小奴这几天吵着要去见师父,陆铮被她缠得无奈,只要带上了影儿,戴小静和她,一行人乘坐马车直奔金陵栖霞寺而去。

    陆铮不是宗教的信徒,但是因为他自己的特殊经历,对于佛教的虔诚并不反对。栖霞寺他从来没有来过,今天第一次光临,远远便能感受到这座寺庙的庄严宏大。相比起来,以前道尽和尚修行的归隐寺显得实在是太寒碜了。

    栖霞寺的香客如云,广场之上热闹非凡,这等情形让陆铮想到了京城的法源寺,当时陆铮和戴小静两人的缘分便是在法源寺确定的呢!

    戴小静笃信佛教,她几乎就是在佛堂中张大的孩子,所以她备了很多的香,栖霞寺的九座大殿,她都一一的烧香礼佛,陆铮和影儿还有聂小奴皆跟随,一通参拜完毕,小沙弥二木已经双手合十在后山门口等着他们一行了。

    聂小奴还是那一副爱闹的性子,看到了二木,她笑嘻嘻的道:“小师弟,你还天天跟着师傅一起修行么?师姐瞧着你的年龄已经渐长了,是不是该考虑娶媳妇了?快快还俗吧,师姐帮你物色一房媳妇,比陪在师傅身边天天吃斋念佛不知强多少倍呢!”

    二木面红耳赤,根本不敢答话,陆铮道:“好了,小师弟都已经害羞了!他倘若转身跑了,回头咱们就见不到你的师父了呢!”

    “哄!”大家都呵呵笑起来,二木双手合十念了一句“阿弥陀佛”,而后在前面带路,一行人直接到了后山。

    道尽和尚的名气很大,可是他住的地方一直都很简陋,栖霞寺后山的风景秀丽优美,道尽和尚端坐在院子里面,看上去清癯优雅,卓然不俗。

    陆铮上前行礼,道:“道尽大师,好久不见了您依旧风采不减当年啊!”

    道尽和尚睁开眼睛盯着陆铮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道:“陆施主的风采却是更甚于当年了,现在在江南这块地面上陆施主的名头之响亮,比王爷皇帝都不弱了!或有人说江南百姓只知陆施主,不知有大康陛下呢……”

    陆铮道:“出此言者皆其心可诛!陆某人乃大康的臣子,对大康忠心耿耿,陛下乃大康的天子,陆某从未有过失礼的地方!

    而且,陆某现在不过是吏部尚书而已,在陆某之上还有诸多宰相在管理着朝政,是谁出这等恶言?”

    道尽和尚道:“是啊,此人之言的确过于夸张了,朝局大事不是你在掌控,江南的军队更没有在你的手中!这一次南府军英雄作战,保江南平安,大将军苏芷居功至伟,你不过和苏芷平起平坐而已,甚至风头被他还盖过去了,那些胡乱造谣之人完全是枉顾事实!”

    陆铮愣了一下,道:“道尽大师是明白人,知道我的苦衷和难处,陆某十分感激!”陆铮神色十分严肃的向道尽和尚行礼,面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异色。

    道尽自始至终盯着陆铮的面相,没有看到陆铮的神色变化心中不由得感叹陆铮的城府之深,陆铮的这一套手法能够骗着天下大部分人,甚至能骗着很多谋士高人。但是绝对骗不过道尽和尚。

    陆铮不掌握政治,不操盘国政,可是国政是谁在操盘呢?此人便是陆善长,陆善长德高望重,又是陆家的家主,其永远都和陆铮保持一致,而且这个人绝对不自作主张,关乎朝政的大小事务都向陆铮透露。

    不夸的说,现在的朝政完全就是陆铮在做主,可是陆铮却偏偏不用天天到歆德帝面前露面点卯,甚至他不用每日周游在陈家,顾家以及其他各方势力的面前,他保持的这种神秘感对其他的势力是巨大的震慑。

    至于军务方面,所有的南府军都是陆铮亲自组建的,所谓苏芷不过是陆铮找的一个同盟者而已,苏芷几乎不可能违背陆铮的意思,所以苏芷这个大将军与其说是听命于歆德帝,还不如说是听命于陆铮。

    而且对军务陆铮有两手准备,那就是陆铮让柳松率领接近六万精锐到了北地,起初是让这几万人马帮助宋文松御敌,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,柳松到了北地,占领了豫州之后便没想有退兵。

    而柳松这六万人马同样是南府军,却独立于苏芷大将军管辖之外,这是陆铮不经意间留的后手。

    还有,陆铮在南府军的管辖上面早就把顾家和陈家给拉拢了进来,苏芷手中掌控的南府军有接近五万人都是陈家和顾家出钱养的精兵,由陆铮掌握这局面,大家都能够同心协力,众志成城,可是一旦陆铮对苏芷生了戒心,顾家和陈家一翻脸,苏芷手中的兵便不好掌控了,陆铮要出手夺其兵权也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陆铮用这样的办法将顾家和陈家还有苏芷都绑在了一起,可以说是将兵权牢牢的把握到了自己的手上,其手段之高妙,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可是,做到了这一切的陆铮现在却不流露出丝毫得意之色,而且每天都深居简出,完全不把自己当成权臣,这样的城府和心机实在是太可怕了!

    道尽和尚双手合十,道:“阿弥陀佛,大奸大恶和大慈大悲原本就只在一线之间,陆施主,你是大慈大悲还是大奸大恶?”

    一旁的聂小奴看不过眼,在一旁道:“师父,您说什么呢?公子自然是大慈大悲之人!他怎么会是大奸大恶之徒?”

    道尽和尚哈哈大笑,道:“小奴,这里没你的事儿,我和陆施主的话你也听不懂,一边去散心吧!”

    聂小奴噘着嘴有些不情愿,戴小静却是权谋之家的出身,自然知道这些关窍,当即拽了聂小奴一下,道:“小奴,影儿,我们去那边山上走一走,散散心去!”

    聂小奴等三女走了,院子里就只剩下陆铮和道尽和尚两个人,道尽和尚道:“你的岳父前些日子去了一趟归隐寺,应该不日他也会下江南了!老臣子啊,心中依旧挂念着陛下呢,恰好有了机会,这不便欲下江南了!”

    陆铮微微一动,道:“道尽大师,您这话很有意思啊,您自己下江南来了,为何还关心我岳父了呢?”

    道尽和尚摇摇头道:“你可以韬光隐晦,可是再韬光隐晦身边也不能没有人!就凭一个张平华能成事儿么?

    张平华的确是个能人,但是其人毕竟年轻了,看事儿不透彻,还需要摔打磨砺,这等人如何能成为肱骨谋士?

    你的岳父关心你,而且他虽然老了,可是人老心不老,还有雄心壮志呢!这不,京城那个地方已经是一潭死水了,他下江南来,有何不可?江南才是大展才华的舞台呢!”

    道尽和尚把话说到这一步,陆铮也不能再说什么了,其实最近他一直思忖的便是这个问题。不得不说,现在陆铮正走在了一条不能回头的路上,他手中掌握了江南的所有资源,可是越是如此,越危险。

    因为自古以前皇权便是最危险的东西,越靠近他,危险成几何级数的增长。有多少权臣死于非命,有多少奸雄,枭雄最终死不瞑目?

    所以不夸张的说,站在陆铮这个位置,他每往前走一步都如履薄冰,战战兢兢,这样的时候,陆铮一个人的智慧能往前行么?

    陆铮身边的人只有张平华,童子和陆善长,这个力量太单薄了,现在道尽和尚来了,戴皋来了,无疑对陆铮是极大的助力!

    陆铮站起身来深深的鞠躬,道:“道尽大师原来一直都是岳父大人的旧交,陆铮有礼了!”

    道尽和尚哈哈一笑,而后道:“我老了,下半辈子只想守着青灯过活了!对功名利禄的事情已然不上心了!”

    陆铮一听老和尚这话,真恨不得“呸”他一脸,什么叫对功名利禄不上心?倘若真是如此,这老和尚会从京城到江南来?这么多年吃斋念佛,无论到哪个寺庙,必然能吸引人前往。之前的龙兆炎和龙兆桓皆被他戏耍在股掌之间,这是个慈悲为怀大和尚的做派?

    不过陆铮心中虽然这么想,面上却不流露丝毫,反而道:“我江宁陆家的后山便是佛堂,正却以为主持大和尚,道尽大师佛法高深,这栖霞寺虽然美丽,可是凡俗气息太重,不宜修身修法,大师还是移鳟江宁吧!”

    陆铮这话一说堪称一锤定音,道尽和尚从京城道江南投奔陆铮来的,两人还有什么说的呢?

    双方将事儿谈妥了,陆铮不敢再久留了,领着戴小静几女立刻驱车去六合码头,在码头上静静等着北方来的黄船,等了两个时辰,黄船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戴小静一眼看到了自家的管家,眼泪就忍不住哗啦啦的往外飙,一代权相戴皋手握竹杖,脚踩芒鞋,一副农家翁的打扮只带一名随从下江南来了!

    江宁陆家,今日是不平凡的日子,从朝堂上下来的陆善长急匆匆的走水路只往家里赶,而此时陆家的第二代,第三代几乎都回到了江宁了。

    陆善长是家主,家里来了贵客,自然得他亲自接待,戴皋的年龄和他相差无几,两人曾经是不死不休的政敌,可是今天这场接风宴上,两人却如同多年的老友一般把酒言欢。

    道尽和尚不喝酒,却也端坐在贵宾席上面,陆家第二代,第三代子弟纷纷上前见礼,任何人都不敢有丝毫的亵渎和失礼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从此以后就住江宁陆家了,这让陆家人感到如此的不可思议,当大家再看陆铮的时候,那种感觉便有些莫可名状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宴席之上,陆善长告诉所有人,从明天开始,江宁陆家的所有人都得统统搬走,搬到金陵去,从此以后江宁陆家只住一个陆家的人,此人便是陆铮。

    江宁陆家成为陆铮的陆家,府邸中所有的丫鬟仆从,一应都要清空,至于这么大大院子该怎么安排,那就不是任何人能过问的了,包括陆善长在内,也不会干涉此事!

    而作为陆铮父亲的陆谦,还有那么多叔伯兄弟,他们这一出去便更难再回来了,但是所有人都没有反对此事,而且隐隐的,大家对此都十分的激动。

    陆铮生于陆家,可是现在他长大了,长得如同那参天大树一般大了。陆家的池塘小了,已经容不下他了,他需要更广阔的天地和舞台。

    这一次陆善长把江宁陆家腾出来给他其实是很聪明的举动,因为如果不这般,陆铮肯定会在外面重新建立自己的府邸,与其那般,还不如陆善长做这样的选择!

    现在的陆家兴旺,实力和之前已经不能同日而语,陆家子弟成为了江南甚至整个大康一等一的豪门子弟,这一切都是陆铮带来的!陆铮走得越高,陆家越强大,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这便是现实呢!

    陆铮对此的感觉也是很复杂,尽管他依旧很冷静,依旧很低调,但是他已经明显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推着他往前走,这股力量他越来越不能掌控了。

    像张平华那边的劝谏,陆铮可以轻易的驳回,可是现在陆铮身边却多了岳父大人戴皋,道尽和尚,对他们的意见,陆铮也能无动于衷么?陆铮感觉自己似乎被裹挟了,有可能会陷入到一个不能自拔的深渊之中……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。